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协同》

《协同》

2022-02-16 16:59:42 读书笔记

协同 ,应该怎么应对复杂问题?海豹突击队我们提供了三条行动准则。一是三英尺原则。在面对复杂问题时,把注意力放在周围的三英尺,找到离你最近的问题,并且解决它。这个原则可以让你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迅速摆脱失控感,找到问题的突破口。第二个原则叫清零原则。你要经常清空上一步行动留下的存量干扰,用最佳状态开展下一步行动。第三个原则叫思维一致原则。在组建团队时,只招募那些价值观和思维方式都高度一致的人,这样才能让团队保持最强的凝聚力。

协同

协同 关于作者

马克·欧文(化名),曾服役于美国海军特战发展大队(通称“海豹六队”)。多年来曾参与过几百次全球范围的行动,其中包括2009年在印度洋营救理查德·菲利普船长的行动。2011年5月1日,在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欧文任“海王星之矛”行动负责人。这次行动击毙了奥萨马·本·拉登。欧文与其他几个队员首先踏入这个恐怖分子头目的藏身之处的第三层。在那里,欧文目睹本·拉登被击毙。

凯文·莫勒,为美国特种作战部队做了9年报导工作,曾6次深入驻阿富汗特种部队。2006年在东非与特别行动小组相处一个月,还曾和美国军队一道在伊拉克及海地驻扎。他已出版了4本著作,其中多为特种作战行动的描述。

协同 关于本书

这是海豹突击队前队员马克·欧文(化名)的第二本书。作者回顾了自己在海豹突击队13年的军事生涯,以及成为军事指挥官的历程。这些经验和管理方法同样适用于商业人士。作者认为,商场如战场,不论是领导力、执行力、坚韧性,还是适应性都是相通的。

协同

协同 前言

今天为你解读的书叫《协同》,这本书主要讲的是,海豹突击队,是怎么执行复杂任务的?

提起海豹突击队,你可能或多或少有所耳闻。他们成立于1962年,隶属于美国海军,是美国实施局部战争,执行突发任务的杀手锏。他们执行过最著名的任务,就是2011年的击毙本·拉登。从那之后,海豹突击队就成了美军里的明星、公知、大V。他们写书、写专栏、接受商业访谈,传授经验。这支曾经最神秘的部队之一,好像一下就变成了公众人物。

那么,海豹突击队的经验,为什么那么吸引人呢?这是因为,他们做的,是全世界公认最难的工作。比如对抗恐怖组织、解救人质等等。我们都想知道,在面对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时,到底应该怎么做?想从海豹突击队的身上,学到一些各行各业通用的心法。

说到这,你可能认为,这本书一定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对这个问题,提出了新的解决方案,所以我才要为你解读。但是,很遗憾,你可能要失望了。因为在作者看来,怎么解决一个很难的问题,这件事根本就不该问海豹突击队。他认为,海豹突击队面对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难,而是复杂。这是两种不同的问题,需要两套不同的应对策略。

换句话说,教你怎么解决一个复杂的问题,这才是海豹突击队最宝贵的经验,也是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最有用的经验。因为我们最常遇到的问题,往往正是复杂。

同时,作者认为,学会区分难和复杂,不仅仅是在拆解两个概念,更能帮我们建立一种新的,观测世界的维度。这对我们理解真实世界,解决问题,开展工作,都有很大的启发。

这本书的作者叫马克·欧文,曾经在海豹突击队的一个支队,叫海豹六队担任指挥官。当年击毙本·拉登的,就是这个海豹六队。在书中,作者从执行过的任务里,总结出了一整套解决复杂问题的行动准则。

接下来,我将分成两部分,为你解读这本书。第一部分,咱们说说,怎么区分困难和复杂?弄清它们之间的差别,为什么这么重要?第二部分,咱们再说,应该怎么克服复杂?

协同 第一部分

首先,第一部分,咱们先说说困难和复杂,到底有什么区别?乍一听,这两个概念好像很像。但是,在一些顶尖的组织机构里,对这两个概念的区分,已经到了极其严苛的地步。那些专门做难事的公司,对难这个概念有清晰的界定。那些专门解决复杂问题的组织,对复杂也有一套自己的心得。

比如,谷歌公司,它们给自己的定位,是做难事,攻克难题,这也是这家公司的核心价值和竞争力。什么叫难事?谷歌认为,它必须满足两个特点。第一,需要选择一个激进的解决方案。这里的激进,指的不是偏激,而是说你很难面面俱到,只能把力量先集中在一点,先制造一个突破口。第二,是要借助突破性的技术。你看,谷歌正在做的,人工智能、无人驾驶,还有正在摸索阶段的抗衰老技术,都同时满足这两点。

换句话说,难指的是那些,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也超出了现有的技术水平,以至于,你不得不采取激进的方案,借助新技术,才能完成它。比如前面说的无人驾驶,就必须依托新技术。而且你很难一开始就制定出一个完美的计划。无人驾驶技术目前的风险就在于,全世界的无人驾驶系统,用的都是同一套算法。一旦这套算法出问题,就意味着世界上所有的无人车,全都会乱成一片。好,这是难的界定。它其实更多的,是个技术层面的问题。

那么,什么叫复杂呢?它指的是那些,按照你现有的能力和资源,就有可能解决的问题。只不过,它牵扯到的线索、协作、变量比较多,以至于你没法一次解决,必须逐步拆解。它其实更多的,是个管理层面的问题。这个管理不光是指管理一个团队,也包括对个人精力的分配管理,对任务的拆解管理等等。海豹突击队面对的任务,就属于这一类。

对这类复杂任务,有一个专用词汇来描述,叫作 VUCA。你可能已经听过这个词,这是四个英文单词的缩写,意思是,局面变化多端、充满不确定性、线索杂乱、信息模糊。注意,这里面并没有提到困难这个词。换句话说,你要攻克的,并不是一个超出你能力范围的问题。只是,这个问题的线索太多,涉及的变量太多,以至于你没法马上解决,也没法马上制定完备的计划。必须抽丝剥茧,理清头绪,一点一点来。而且你只有走出第一步,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比如,作者在阿富汗,曾经执行过一个任务。他们接到线报,在郊外发现一所房子,很可能就是他们苦苦追寻的塔利班的藏身之处。等他们到达附近之后,发现房子里亮着灯。阿富汗的生活条件很艰苦,当地人从来不会在屋里没人的时候开灯。同时,附近很荒凉,平民一般不会选择在这安家。那大概率上,就只剩下两种可能性,要么这里是塔利班的据点,里面住着恐怖分子。要么这里是塔利班布置的陷阱,屋里放着炸弹,恐怖分子正在某个地方,用望远镜盯着这里,就等着海豹突击队上钩,然后按下手里的遥控器。

显然,不管是哪种情况,对海豹突击队而言,都不难对付。里面有恐怖分子,你可以直接突袭包抄,一窝端。里面是炸弹,你可以呼叫直升机,发动空袭,引爆炸弹。但问题是,你不确定,里面到底是哪种情况。潜入的话,万一有炸弹呢?直接发动空袭,万一里面有平民呢?当然,你更不能放弃行动。万一里面的恐怖分子,有本·拉登的线索,知道他藏在哪呢?

你看,没得选,只有先进入这间屋子,才能确定下一步行动。你说它难?不对。行动的每一步,都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你说它简单?也不对。它牵扯的步骤太多,充满不确定。所以,我们没法用简单和难,来作为这类任务的衡量指标。这类问题属于另一个维度,这就是复杂。

你可能会说,不对啊。训练一个海豹人突击队员,成本是5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那些被淘汰的人的训练费用。花这么多钱,他们肯定要掌握一套普通人难以企及的技能。这难道还不够难吗?以前有本书叫《盗火》,里面就提到过,海豹突击队已经掌握了一套超人的技能,比如集体心流。书名《盗火》,意思就是盗取天火,把原本属于上帝的能力拿过来,放到人的身上。就有点像咱们玩游戏时说的开挂。

其实,对于这些观点,作者并不赞同。他认为,海豹突击队员必须掌握的能力,只有三种,射击、移动、交流。50万美元的花销,只是为了增强这三种技能的稳定性。射击训练,培养的是能在任何恶劣天气和突发状况时瞄准射击。移动训练,培养的是在团队执行任务时,能向正确的方向移动。队友往左,你就要往右,形成互补。交流训练,培养的是用最简短的手势、眼神、暗号,传达信息的能力。海豹突击队的几乎所有任务,都没有超出这三种能力。

说到这,咱们可以给困难和复杂,做一个清晰的界定了。困难就像你面前的一条很宽的沟,按照你现在的能力,不可能迈过去。你只有寻找新工具,搬梯子或者回去锻炼,增加弹跳力。这是对能力的刚性约束。而复杂,就像迷宫。从一个路口走到下一个路口并不难,但是,岔路太多,不确定性很强。而且你只有走到下一个路口,才知道这一步走得对不对,下一步又该怎么走。

你可能会问,咱们花了这么大的篇幅,去说明复杂和难的区别。这个问题,有那么重要吗?作者认为,有。

首先,清楚的界定这两个概念,能帮你找到正确的行动方向,抓住最佳行动时机。假如你面对的问题是难,你就必须借助新技术,或者新的科学成果。比如量子对撞,这是物理学领域的前沿问题,除了继续研究之外,别无他法。假如你遇到的问题是复杂,比如海豹突击队遇到人质劫持事件,他就可以马上展开行动。先通过谈判拖住歹徒,伺机观察环境,再让同伴包抄到歹徒的视线盲区,发动突袭。

其次,区分难和复杂,还能帮我们更清晰的认识真实世界。假如一个人的思维方式里,只有难这个维度,他就等于是用解数学题的方式,来理解真实世界。他觉得世界上的所有问题,都可以用一条逻辑来解释。就像数学题,等号左边的方程就摆在那,你要做的,只是在等号的另一边,填上一个确定的结果。

但是,真实世界并不仅仅有难这个维度,还有复杂。它不是一个方程能解决的。等号的另一端,可能不是最终答案,而是另一组方程。也许每个方程都不难,但是,你绕不过去。就像海豹突击队的任务一样。换句话说,世界的真相,是逐层展开的,你只有先到达这一层,下一层才会浮现。当你动不动就说,一个事情很难的时候,很可能是在把真实世界简单化。

以上就是第一部分内容。我们说了,难和复杂,其实是两种不同的概念。难指的是,超出能力之外,只有借助新方法、新工具、新资源才能完成。而复杂指的是,在能力范围内,只不过线索很多,信息模糊,无法一步完成,只有迈出第一步,你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区分这两个概念,不仅能帮我们找到正确的行动方法,还能帮我们进一步理解真实世界。世界的真相是逐层展开的,就像一个多层嵌套的藏宝图。你走完第一张地图,开启宝箱,拿到的不是宝藏,而是另一张藏宝图。

协同 第二部分

说到这,你可能有一种感觉。觉得复杂问题一旦被识破,解决它,好像并不难。但是,作者认为,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即使你知道了复杂的定义,在真正面对时,你还是会遇到很多问题。接下来第二部分,我们就说说,海豹突击队在执行复杂任务时,经常遇到的三大困境,以及应对的方法。相信一定会对你有所启发。

这三大困境分别是:失控感、存量干扰和协作困境。

首先,是失控感。当你面对一个复杂问题时,因为看不到问题的边界,所以,你很容易产生失控感。觉得这件事,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换句话说,当一个任务足够复杂时,你会误以为它很难。这时,很多人都会慌,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比如,作者在刚刚成为海豹突击队员时,曾经参加过一次实战演习。任务是往一艘军舰上安装炸弹。乍一听,这对海豹突击队员来说,应该不难。只要你带着炸弹,潜水到军舰旁边,把炸弹吸在军舰上就行。而且全程都有专业的潜水设备。但是,真到了执行的时候,作者就慌了。

他刚到岸边,还没等下水,就发现海面上飘着一具残破的海象尸体。伤口还在往外渗血,明显是刚刚死的。能造成这种伤口的,只有虎鲸。此时此刻,虎鲸可能还在这附近。同时,近海水域里,又安插了一些带刺的铁丝网。只要被刮到一下,伤口里流出的血,就会把虎鲸引来。就算虎鲸不来,一旦潜水服被刮破,海水马上就会倒灌。接近零度的海水,马上就会让你失去行动能力,沉到海底。但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海豚。每艘军舰,都随时带着三条海豚。一条负责在军舰附近用声呐巡逻。一旦发现入侵者,它就会释放信号,通知另外两个海豚。三只海豚这时会同时潜入海下,搜索海面上的入侵者。瞄准目标之后,它们会用几百斤重的身体,全力发起冲刺,把你顶出水面。这一顶的撞击力,就跟被高速行驶的汽车撞到差不多。同时,水面上,军舰早就架好了机枪等着。当然,在演习里,机枪是假的。但是,虎鲸、海豚、铁丝网,全是真的。弄不好真有会丢了性命。

听到这,假如你觉得这个任务很难,请马上打住。记住作者说的,这类任务并不难,只是很复杂。因为变量多,风险大,找不到突破口,这让你产生失控感,误以为它很难。

那么,应该怎么战胜失控感呢?这就要用到,海豹突击队的第一条行动准则,叫三英尺原则。三英尺,大概不到一米,正好是一个人的手臂,能够够到的范围。这条原则说的是,把你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你周围的三英尺,也就是可控范围之内。看看三英尺内,离你最近的威胁是什么。然后,同样是在三英尺,找到解决方案,把这个威胁解决掉。

体现在这个任务里,第一步,就是看看离自己最近的威胁是什么?虎鲸和铁丝网都在海里,显然不是距离最近的。军舰的探照灯,也照不到岸边。离你最近的威胁,其实是海豚。因为海豚的声呐探测范围很广,只要你一下水,它就能感觉到。找到最近的威胁之后,需要寻找最近的解决方案。对作者来说,自己手边的东西,炸弹肯定不能离身,能使用的,有手枪、匕首、备用氧气瓶。同时,只有能发出持续噪音的东西,才能对抗声呐。你看,到这一步,解决方案已经呼之欲出了,那就是,把氧气瓶打开,扔到水里。让它持续喷射氧气。这就在海水里形成了噪音,干扰海豚的声呐。在这个噪音干扰下,潜水的动静,就没那么容易被海豚发现了。到这一步,离你最近的,也是整个任务中最大的威胁,海豚,就被解决了。

这个任务的后续发展,咱们就不细说了。总之,作者坚持三英尺原则,一点点排除威胁,最后顺利完成了这个任务。

三英尺原则,就像一个突破口。当你面对一个复杂问题,没有头绪的时候。它可以让你摆脱失控感,冷静下来,找到离你最近的问题突破口。

但是,到这一步还不够。复杂任务的特点就是链条长,你在执行时,会经过很多个节点。这时,你就有可能遭遇第二个困境,叫作存量干扰。也就是,你在上一步任务中积累的存量,包括情绪、经验、个人感受,都会干扰你下一步的行动。

比如,作者在一次围剿塔利班的行动中,遇到过这么一件事。一栋房子里,有两间屋子,突击队分成两批,同时冲进了这两间屋子。然后,一个屋子里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另一间屋子,传出了大片的哭声。响起枪声的屋子,住的全是塔利班分子。他们试图抵抗,但不到十秒,就全都被击毙了。而响起哭声的屋子,住的是恐怖分子的家人,全是妇女儿童。他们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哭成一片。

当天,执行这项任务的队员,情绪低落到了极点。毕竟,这个场面太揪心了。但是,任务还要继续,把情绪带到明天,只会增加风险。你看,这就是一个存量的负面情绪。

注意,不光是负面情绪会带来干扰。有时,成功的经验,也会带来干扰。因为塔利班是一个高度去中心化的组织。在一个小集团里,可能有几十个头目。你击毙一个,完全不影响整个组织的运行。更重要的是,每个头目的行动方式,还都不太一样。这就意味着,当你击毙一个头目时,胜利的喜悦不能带到明天,这会让你放松警惕。同样,成功的经验,也不能带到明天。因为今天有效的方法,到明天可能就靠不住了。你看,来自胜利的存量,也会干扰任务。

针对这些来自存量的干扰,海豹突击队有第二条行动准则,叫作清零原则。也就是,当完成一个阶段的任务后,把所有可能干扰下一步行动的因素,全都清零。

比如,海豹突击队在执行任务时,有一个固定环节,叫行动后反思。不管这一天的任务有多累,获得了多大的胜利,或者损失有多惨重,大家都必须要聚在一起,或者通过无线电,反思行动中的所有细节。总结其中的经验,教训。然后,再把它们对应到下一步的行动中。凡是对下一步行动产生干扰的情绪、经验、感受,都要放下,不能带走。

注意,清零原则的本质,不是让你真的忘掉今天发生的事。而要让你建立一个标准,把下一步的任务作为过滤器。凡是对下一步任务产生干扰的,通通放弃。只留下那些有用的。

好,这是执行复杂任务时的第二个困境,存量干扰。海豹突击队对抗它的方法是,清零原则。

但是,掌握前两个原则,其实还是不够。因为复杂任务,往往需要很多人协作完成。这时,你就很容易遭遇第三个困境,叫协作困境。也就是,成员之间的想法不同步,没法紧密协作。

当然,我们都知道,海豹突击队是全世界默契度最高的团队之一。成员之间,甚至达到了一种叫集体心流的状态。就有点像咱们常说的心有灵犀。队员之间甚至不需要说话,就知道彼此的意图是什么。

那么,这种默契是怎么实现的呢?你可能已经听说过很多,打造集体心流的方法。比如,把队员送到拉斯维加斯外的荒漠,在悬崖峭壁上的集体攀岩。再比如,每个礼拜,组织一次团队实战演习,由美国海军的顶级教官担任陪练。当然,顶级的培训,需要顶级的花销,一般人根本负担不起。总之,我们都知道,集体心流是个好东西。但是,打造它的成本太高了,可望不可及。

但是在这本书里,作者却提出,集体心流,不是被打造出来的,而是筛选出来的。它不是可望不可及,而是可遇不可求。海豹突击队从一开始,就建立了一套庞大的筛选机制。这套机制,帮他们在茫茫人海中,筛选出那些价值观和思维方式,都高度一致的人。换句话说,大家本来就是高度相似的一类人,合作起来当然更容易。这才是集体心流最重要的基础,而后来的训练,属于锦上添花。

这就是海豹突击队的第三条准则,思维一致原则。意思是,团队只接受那些思维方式和价值观都高度一致的人。从征兵招募令开始,到日常的训练提问,再到实战考核,海豹突击队无时无刻不在筛选。

就拿招募令来说,海豹突击队、绿色贝雷帽、三角洲部队,这些特种部队的招募令,往往都会采用一些极端的措辞。比如三角洲部队的招募令里写着,加入的人,要么会获得一枚勋章,要么会获得一个裹尸袋,或者两者兼得。海豹突击队会告诉你,你将面对世界上最艰苦的训练,每天都要刷新心理和生理极限。

你看,这和我们想象中的招募令有点不一样。我们都觉得,既然要组建团队,协作界面当然要越宽越好,要广纳贤良。但是,海豹突击队却认为,要想实现最终的默契,必须一开始就让那些价值观不符的人知难而退,要收紧入口。进入这个团队的人,一定要价值观和思维方式高度一致。因为他们要做的不是经商,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在战场上夺取最终的胜利。在面对生死考验时,要想让团队保持默契团结,靠的不是利益关系,而是价值观一致。而海豹突击队的价值观,可以用三个信条概括。第一个信条是,唯一容易的事情发生在昨天,明天只会比今天更艰难。第二个信条是,最终的胜利高于一切,你要为此忍受最难熬的痛苦和悲伤。第三个信条是,和你的战友一起,活着回来。

海豹突击队有个现象,成员之间不管认不认识,只要合作过一次,就马上就会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相见恨晚的感觉。作者曾经跟另一个部队的人合作过,见面只聊了几句,他就确定,假如对方有危险,自己一定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他。同时,他也确信,对方也会为他这么做。

换句话说,达成紧密协作的关键,不是后续的团队培训。而是在组建团队的第一步,就要坚守原则,只接收那些价值观高度一致的人。

以上就是第二部分内容:应该怎么应对复杂问题。海豹突击队我们提供了三条行动准则。一是三英尺原则。在面对复杂问题时,把注意力放在周围的三英尺,找到离你最近的问题,并且解决它。这个原则可以让你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迅速摆脱失控感,找到问题的突破口。第二个原则叫清零原则。你要经常清空上一步行动留下的存量干扰,用最佳状态开展下一步行动。第三个原则叫思维一致原则。在组建团队时,只招募那些价值观和思维方式都高度一致的人,这样才能让团队保持最强的凝聚力。

协同 总结

到这里,这本《协同》的精华内容,已经为你解读完了。回顾一下,我们今天说了这本书里,最有价值的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说的是,怎么区分难和复杂?超出你能力之外的问题,叫作难。在你能力范围之内,但是头绪很多,充满不缺性的问题,叫作复杂。我们平时面对的大多数问题,都属于复杂。同时,认清难和复杂的区别,也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观测现实世界。世界的真相是逐层展开的,只有触发第一层,第二层真相才会浮现出来。第二部分说的是,在面对复杂问题时,需要掌握的三个行动准则,分别是三英尺原则、清零原则和思维一致原则。

读完这本书之后,我一直有一个感受。那就是,海豹突击队其实是一个由简单原则构成的复杂综合体。也就是,他们虽然执行着非常复杂的任务,但是在行动的每一步,他们遵循的,其实是我们每个人都熟知的,最初级、最基本的原则。比如彼此信任、坚定目标、保持沟通等等。当这些原则被贯彻到每一步行动时,它的作用就被放大。换句话说,当面对一个极端复杂的问题时,我们的心态反而应该回归简单。因为复杂问题,本身就是一个放大器,它不光在放大我们的畏难情绪和失控感,它也会放大一个简单原则的威力。从这个角度看,几乎没有什么复杂问题,是无法解决的。这,其实就是一种理性的信心、乐观和勇气。

版权声明
本文为[读书笔记]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reading.geek-docs.com/management/evolution-of-a-navy-seal-dedao.html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