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黑天鹅》

《黑天鹅》

2022-02-16 16:59:03 读书笔记

黑天鹅 ,一、 从心理学层面看,我们的心理机制让我们认知不到黑天鹅事件。二、从认知方法看,错误的知识地图让我们低估了黑天鹅出现的概率。 三、我们该如何应对黑天鹅事件?

黑天鹅

黑天鹅 关于作者

纳西姆·塔勒布,华尔街最有传奇色彩的对冲基金经理。他的职业生涯经历了三次美国股市大崩盘,对别人来说意味着重大损失,他却都赚得盆满钵满。塔勒布在金融实践中的巨大成功,让他的黑天鹅理论广为流传,这本书也成为了应对不确定性的必读经典。他的代表作还有《随机漫步的傻瓜》《反脆弱》等。

黑天鹅 关于本书

本书是纳西姆·塔勒布的成名作,一出版就引发轰动,成为世界级畅销书。在本书出版之后,“黑天鹅”成为重大不确定性事件的代名词。《星期日泰晤士报》把本书列入“二战后最有影响力的12本书”之一。

黑天鹅

黑天鹅 前言

你好,欢迎每天听本书。这期音频为你解读的是《黑天鹅》,副标题是“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不管你有没有读过这本书,你一定对“黑天鹅”这个名字不陌生。所谓黑天鹅,是指事前无法预知、但是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不确定性事件。这本书就是探讨关于黑天鹅的一个悖论,也就是人类历史上一再遭遇黑天鹅事件,但为什么我们却没有从中吸取教训呢?

本书作者塔勒布认为,这是因为人类认知世界的方式存在重大缺陷。上千年以来,欧洲人一直认为天鹅只有一种颜色,就是白色,直到欧洲人第一次登陆澳大利亚,发现当地竟然有成群的黑天鹅!这一次观测结果,就颠覆了上千年观测所得出的结论。对于这样的认知颠覆,英国哲学家罗素用了这样一个更生动的例子来说明:

有一只聪明的火鸡,从出生以来,已经安逸舒适地活了1000天。主人对它按时投喂,精心照料。经过这1000天的谨慎观察、严格论证,这只火鸡得出确定无疑的结论:被精心照料、按时投喂是一只火鸡享有的不可剥夺的生活方式。然而,它不知道的是,明天就是感恩节,它将成为餐桌上的美味,这对它来说是一个惊天的意外事件。这只可怜的火鸡最终也没搞明白,为什么前1000天的经验都预测不出来第1001天会发生什么。

事实上,一直以来,人类认知世界的方式和火鸡并没有什么区别。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前任主席格林斯潘在美国国会解释说,这次危机从根本上说是难以预测的,因为“之前从未发生过”。你看,这就是典型的火鸡思维,在做决策时自动忽视掉意外事件的可能性。那么,要如何才能跳出这种思维、避免火鸡的悲剧呢?这就是《黑天鹅》这本书想解决的根本问题。

再来介绍一下本书作者纳西姆·塔勒布,他是华尔街最有传奇色彩的对冲基金经理。他的职业生涯经历了三次美国股市大崩盘,分别是1987年股灾、9·11事件和2008年金融危机。这类黑天鹅事件对别人来说意味着重大损失,而对塔勒布来说却是重大机会,在这三次股灾中他都赚得盆满钵满。塔勒布在金融实践中的巨大成功,让他的黑天鹅理论广为流传,这本书也成为了应对不确定性的必读经典。

介绍完这本书的基本情况,下面,我就从三个方面来和你详细聊聊黑天鹅理论:

第一,从心理学层面看,我们的心理机制让我们认知不到黑天鹅事件。

第二,从认知方法看,错误的知识地图让我们低估了黑天鹅出现的概率。

第三,我们该如何应对黑天鹅事件?

黑天鹅 第一部分

下面我们就先来说第一点,从心理学层面看,一些隐秘的心理机制让我们认知不到黑天鹅事件。这些心理机制包括叙述谬误、证实谬误、幸存者偏差等等,我给你详细解释一下。

首先来说叙述谬误。它是指,人类大脑为了理解和记住一系列事实,会给这些事实强行加上因果关系,看上去这些事实条理分明,环环相扣,实际上这种因果关系是不存在的。塔勒布指出,由于叙述谬误,我们在教科书上看到的历史,比真实的历史更容易把握和理解。为什么呢?经过层层的事后解释,教科书上的历史变得脉络清晰、趋势明确,但真实的历史过程根本不是这样,而是随机的、跳跃的、断崖式的,充满了混乱和不确定性。历史本质上是由一系列重大不确定性事件驱动的结果,这类事件就是黑天鹅。

举个例子。决定20世纪世界历史走向的,就是一系列黑天鹅事件,比如大萧条、一战、二战等等。这些事件对当时所有人来说都是完全无法想象、不可预料的,而且,在事件发生时,人们还往往对情况做出严重错误的预判。比如一战爆发时,欧洲人估计战争只会持续几个星期;二战爆发时,法国人相信希特勒只是暂时的敌人,根本没想到战争会持续那么多年。不过,奇怪的是,我们如今回过头再看这些历史事件,会觉得它们是完全可以理解,甚至是必然要发生的。很显然,在事件发生之后,有无数专家学者对这些历史事件从各个学科角度给出了逻辑严密、令人信服的解释,我们发现原来事件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这么明显,所有事件都可以归结于某些具体的原因,事前有无数的征兆预示了事件的发生。前人看不见这些情况,只是出于他们的无知,我们信心满满,认为自己当然不会再犯前人的错误。

这其实就是黑天鹅事件的一个重要特征:事前不可预测、不可理喻,但由于存在叙述谬误,事后看起来却是可预测、可理解的。所以我们会高估自己的能力,大大低估黑天鹅事件再次发生的可能性。叙述谬误也可以理解为过度解释,人类大脑就好像是一台强大的自动解释机器,不停地给各种现象寻找原因。通过寻找因果关系,大脑能够对信息进行简化分类,这样才可以储存海量的信息。但问题在于,信息越简化分类、显得越有条理,我们就越看不见不确定性在其中的重大影响,我们的理解也就越偏离事实的真相。换句话说,过度解释并不能让我们真的理解事实本身,而只是让我们产生了一种理解事实的错觉而已。

这种知识的错觉会被另外一种心理机制所加强,叫做“证实谬误”。它是指,我们一旦在头脑中产生了一种认知,一种假想的因果关系,我们就会下意识地去寻找能够证明自己正确的事例,而自动忽略掉那些反面例子。只找正面证据是很容易的,基本上任何观点都找到一堆正面事例。随着搜集到的正面例子越来越多,我们就会对自己的认知产生越来越大的盲目自信。就像那只火鸡,它首先犯了叙述谬误,对主人的喂食目的作出了错误的解释;然后又犯了证实谬误,通过不断积累正面证据来印证自己的错误判断,看不到反面证据存在的可能性。在第1000天的时候,它搜集到了最多的正面例子,对自己的判断信心最足,但也是它错得最离谱的时候。

给你讲个心理学实验。研究者给两组志愿者同时展示一张像素很低、非常模糊的图片,模糊到根本看不出图片上到底是什么。然后,对第一组分5次逐步提高图片的清晰度,对第二组分10次逐步提高图片的清晰度。当两组志愿者看到的图片同样清楚的时候,实验人员要求他们说出图片上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认为哪一组会更快地辨认出图片内容呢?答案是第一组。第二组得到的信息更多,判断力却更差。因为信息越多,产生的干扰信息也越多,这些干扰信息会让大脑形成种种错误假设。按道理说,大脑应该根据后续出现的新信息来纠正先前的错误假设,但实际上大脑的反应恰恰相反:凡是支持预设观点的,就留下;凡是与预设观点不符合的,就忽略。所以塔勒布认为“信息有毒”,人们知道的新闻细节、小道消息越多,对事实的判断往往越不靠谱。

事实上,正确的认知方法正好是反过来的,不是去证实,而是要“证伪”,这是哲学家卡尔·波普尔最先提出的。所谓证伪,是指一旦我们在头脑中产生了一种假设或判断,我们就要去千方百计地寻找反面证据,用反面证据去挑战、反驳这个假设,然后提出一个新的假设,再继续证伪,从而不断接近真相。可以说这是一种反人性的过程,需要不断地否定自己、推翻自己原有的认知,很少有人真正做到。而且,很多时候反面证据确实不好找,因为不幸遭受了反面例证的人不是死了就是消失在历史中,发不出自己的声音,塔勒布把这叫做“沉默的证据”。如果无视沉默的证据,就会陷入幸存者偏差。

我们还拿火鸡说事儿。假设有一只幸运的火鸡被特赦了,它平安无事地活了10年,是鸡群中最德高望重的鸡,它以自己3650天的经历确凿无疑地向鸡群宣布:被精心照料、按时投喂是一只火鸡享有的不可剥夺的生活方式。其他的火鸡会不会相信它呢?一定会,因为不幸遭遇了反面例证的火鸡全都消失了,不能再回来讲述自己的经历。想想看,历史往往就是由幸存者书写的,我们在解读历史事件时,很容易落入幸存者偏差的误区。

以上就是为你讲述的第一点,从心理学层面看,叙述谬误、证实谬误和幸存者偏差等多重因素会严重误导我们的认知,让我们高估自己的知识,低估世界的不确定性,我们就看不到真实的历史过程是由一系列重大不确定性事件所驱动,历史发展是随机的、跳跃的、断崖式的,而且是不可预测的。

黑天鹅 第二部分

既然人类天生的心理机制会干扰我们的认知,让我们把握不了黑天鹅类型的不确定性事件,那么,我们能不能换个思路,用更严谨的科学方法来应对它呢?塔勒布的回答是:不能。虽然黑天鹅的确是不确定性事件,但不适用于已有的研究不确定性的理论。这又是为什么呢?这就是接下来要讲述的第二个重点。

不确定性又叫随机性。说起随机性,你可能会想到扔硬币、掷骰子之类,但要注意,黑天鹅和掷骰子是两类不同的随机性,它们有一个重要区别:掷骰子的概率是已知的,而黑天鹅的概率是未知的。我们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以为面临的全部风险来自于掷骰子,而不是黑天鹅。

举个例子。如果你要开一家赌场,你觉得将要面临的主要风险是什么?你可能会认为,最主要的风险是可能会有超级幸运的赌客一次性赢走一大笔钱,或者手法高明的作弊者用抽老千来赢钱。实际上,赌场的老板们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赌场会聘请数学专家精心研究赌博理论、设计赌局,花费上亿美元巨资来打造最尖端的监控系统,配套强大的安保措施,防止赌徒抽老千、闹事或者金库失窃。那么,做完所有这些事情之后,是不是赌场就已经排除掉最主要的风险,不可能发生大的损失了呢?来看看真实发生的情况。在赌场请来的一次马戏表演中,老虎出人意料地咬伤了它的主人,赌场赔了1亿美元;然后是,赌场的一个财务人员连续几年不向税务部门寄送规定的文件,致使这家赌场差一点就被吊销营业执照,交了一笔天文数字的罚款才了事;还有一次,赌场老板的女儿被绑架,为了交巨额赎金,老板不得不挪用了赌场金库中的一大笔钱。

你看,赌场投入重金去防范已知的风险,而根本没想到,它的重大损失来自于未知的风险。塔勒布把这种错误叫做“游戏谬误”,也就是搞错了掷骰子和黑天鹅这两类不确定性的应用场景。想象一下,有两个国度,一个叫“平均斯坦”,一个叫“极端斯坦”。主宰平均斯坦的是掷骰子类的不确定性,而主宰极端斯坦的是黑天鹅。

像人的身高、体重等,属于平均斯坦,它的不确定性严格服从正态分布。正态分布是一条中间高、两边低的对称曲线,像一口钟,所以又叫钟形曲线。它的特点是,偏离平均值越远,就越不可能出现,不会出现偏离平均值非常远的极端情况。比如,如果一个人比平均身高高出60厘米,差不多是姚明的高度,这种可能性是10亿分之一,也就是全球70亿人中能出现7个。如果一个人比平均身高高出70厘米呢?这种可能性急剧下降到7800亿分之一。高出80厘米的可能性,则为微乎其微的1600万亿分之一。所以说,出现一个身高达到几百米甚至千米的人,这种概率小到完全可以直接等于零。这就决定了,一个人再高,他相对于很多人的总身高来说也是微不足道的。你只要随机测量地球上1000个人的身高,就可以大致了解人类的平均身高,而且样本量越大,观测结果就越稳定,单个样本的变化对整体来说就越不重要。这是平均斯坦的情况。

极端斯坦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像人的财富,就属于极端斯坦。你能够通过随机测量地球上1000个人的财富,来大致了解人类的平均财富水平吗?显然不能。极端斯坦的随机性不服从钟形分布,偏离平均值很远的数据出现的概率要比钟形曲线大得多,这意味着,某个单一样本会对整体结果产生颠覆性的影响。很可能前面999个人的财富总值只有几百万美元,而第1000个人正好是比尔·盖茨,这下他一个人的财富就占了这1000人总财富的99.99%。这在平均斯坦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那为什么在平均斯坦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在极端斯坦却能够出现呢?以抛硬币来说,在平均斯坦,硬币是没有记忆的,前一次抛硬币的结果对后一次不会产生任何影响。每次正面朝上的可能性都为1/2,连抛100次硬币都正面朝上的可能性是1/2的100次方,这个数字需要在小数点后面加31个零,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在极端斯坦,硬币似乎神奇地有了记忆力,在开头几次偶然抛出正面的次数越多,它以后抛出正面的可能性就越大,连续抛出100次正面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换句话说,主宰极端斯坦的是马太效应,或者叫赢者通吃法则。

像演员、歌手、运动员、作家等这类职业,就属于极端斯坦,是典型的赢者通吃。这类行业中没有中等收入者,只有1%的超级明星和99%的跑龙套的人。而像医生、会计师、工程师、大学老师等这类职业,属于平均斯坦,个体收入呈钟形分布:普通人居多,不太可能出现1.6万公里高的巨人或者10厘米高的侏儒,只要勤勤恳恳脚踏实地,就可以获得越来越好的收入,不过当然了,这类职业也几乎没有一夜暴富的可能性。

你可以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去选择平均斯坦或者极端斯坦的机会,但要注意的是,千万别拿了张平均斯坦的地图,到极端斯坦去瞎逛。想想看,金融市场是属于哪个国度呢?当然是极端斯坦。极端到什么程度?美国股市在过去50年中总涨幅的一半,是在仅仅10天中实现的。然而,令人震惊的是,迄今为止所有的金融投资理论和风险评估,都是建立在只适用于平均斯坦的钟形曲线基础之上的。这是典型的拿着错误的地图去冒险。根据这些投资模型,像1987年美国股市崩盘这样的事情,要宇宙寿命的几十亿倍时间才有可能发生一次;而事实上,具有同等破坏力的崩盘事件每隔一二十年就会发生一次。尽管现代投资理论是如此明显地与事实不相符合,但有好些经济学家就是凭借这样的金融理论获得了诺贝尔奖,华尔街的投资经理们也是基于这样的理论来赢得客户的。所以塔勒布说,这是一场赤裸裸的“智力大骗局”,让普通投资人毫无意识地暴露在黑天鹅事件的风险之下。

以上就是为你讲述的第二点,从认知方法看,错误的知识地图让我们低估了黑天鹅出现的概率。目前研究不确定性的工具,比如钟形曲线,只能处理平均斯坦的不确定性,而不适于用极端斯坦的黑天鹅。现代金融投资理论全部建立在钟形曲线基础之上,对普通投资者形成了极大的误导。

黑天鹅 第三部分

那么,我们自然会问,面对极端斯坦的黑天鹅,到底应该怎么办?要怎样做才能避免重蹈火鸡的覆辙?这就是接下来要讲的第三个重点。

我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预测,从而避免黑天鹅事件?很遗憾,不能。根据定义,黑天鹅本来就是事前无法预测的意外事件,如果能预测出来自然也就不是黑天鹅了。某种程度上说,黑天鹅事件就像死亡,我们不知道它会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发生,我们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它一定会发生。对于黑天鹅事件,塔勒布的一条重要建议就是,不要去预测。人类有一种普遍的认知自大,就是对自己的预测能力谜之自信,而且在某个领域越权威的人,对自己的预测能力越有信心。实际上有证据表明,专家的预测水平并不比普通人强,大家半斤八两,预测结果都很糟糕。

由于人类固有的认知局限,未来本来就是不可预知的。对此,英国哲学家大卫·休谟有个著名论断:“从过去推不出未来,从已知推不出未知。”别说是预测社会进程,就连预测简单的三个天体的运动轨迹,目前人类都还做不到。这就是著名的“三体问题”:你无法精确推导出三个天体在相互之间万有引力作用下的运动轨迹,一开始的微小误差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无限放大。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就是以这个问题为基础设定来写的。很显然,真实世界无数事物之间的相互影响,比三体问题复杂了不知道多少倍,人类对未来的预测其实和瞎蒙差不多。我们必须接受现实:未来无法预测,我们也无法避免黑天鹅事件的发生。但同时,我们可以换个角度去思考:要如何做才能扛得住黑天鹅事件对自己的打击,甚至,还有从中获利的可能?

要想抗打击能力强,一个关键词是“保持冗余”。如果站在经济学的角度,冗余是坏的,它意味着资源闲置和效率低下。但是,保持冗余是大自然的智慧,比如人有两只眼睛、两个肺、两个肾,这种重复配置是应对意外情况的可靠保险。从投资角度说,保持冗余就是持有充分的现金,尽管现金无法带来收益,但会让你扛过危机——当别人都死了,你还活着,并且还有子弹,你就是赢家。就像巴菲特,2008年金融危机时,他公司账面上躺着600亿美元的现金冗余,占公司净资产的一半。

那要怎样在保持冗余的同时,还能尽可能地从黑天鹅事件中获利呢?塔勒布建议采用“杠铃式”投资策略。也就是,不要把所有钱都投到所谓中等风险的投资,其实这类投资的风险也不小,经不起黑天鹅的打击。应该把钱分为两部分:将其中的大部分,也就是85%~90%,投入非常安全的领域,如购买国债;而将剩下的10%~15%投入高风险的投机性业务,用尽可能多的财务杠杆,例如期权。这样一来,你既可以保证85%的储备资金的安全,同时又有15%的投机性资金来赌黑天鹅事件的出现。比起一般的中等风险的投资策略,杠铃策略的平均风险差不多,但却可以从黑天鹅事件中获益。要有效利用这15%的资金,尽可能多地参与小型投机,也就有更多机会可能从黑天鹅事件中获益。

事实上,塔勒布本人就一直采用这样的投资策略。他认定股市一定会因为某个黑天鹅事件而崩盘,只不过他不知道具体时间,所以他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买入价格很低的认沽权证,也就是看空市场的操作。在漫长的市场平稳期,这个操作会让他持续不断地亏点小钱,他称之为“流血策略”;而一旦黑天鹅事件发生,股市大崩盘,就可以使他获得极高的回报,这个回报足以弥补之前几年、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的小额损失。而普通投资者呢,往往是在平时挣一点小钱,然后在崩盘时赔个精光。根据塔勒布的计算,在100年中只需要发生1次黑天鹅事件,他就可以回本,而实际上,在他20年的交易生涯当中,股市已经发生了4次崩盘,这个频率是任何人都没想到的。世界远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稳定,塔勒布也远比他自己想象的要赚得多得多,早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

塔勒布指出,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全球金融机构不断合并,连为一体,由此导致的连锁反应将大大增加金融体系的脆弱性。这就意味着,黑天鹅事件一旦发生,造成的后果会比以往更严重;当然,对掌握了杠铃策略的人来说,也意味着更大的机会。《黑天鹅》首次出版于2007年,可以说塔勒布的话音刚落,就发生了次贷危机,金融机构遭受重创。而塔勒布的黑天鹅基金,在2008年的年化收益率超过100%,成为危机中最大的赢家。

以上就是为你讲述的第三个重点,我们该如何应对黑天鹅事件。首先要承认我们无法预测黑天鹅事件,只能想办法去增强自身的抗打击能力,同时争取从中获利。为此,必须保证充分的现金冗余,采用杠铃式投资策略,在保证大部分资金安全的同时,以少量资金去赌黑天鹅事件的发生。

黑天鹅 总结

这本书的精华内容就给你讲到这,下面来简单总结一下为你分享的黑天鹅理论。

第一,从心理学层面看,叙述谬误、证实谬误和幸存者偏差等多重因素会严重误导我们的认知,让我们高估自己的知识,低估世界的不确定性,从而看不到真实的历史过程是由一系列重大不确定性事件所驱动,历史发展是随机的、跳跃的、断崖式的,而且是不可预测的。

第二,从认知方法看,错误的知识地图让我们低估了黑天鹅出现的概率。目前研究不确定性的工具,如钟形曲线,只能处理平均斯坦的不确定性,而不适于用极端斯坦的黑天鹅。现代金融投资理论全部建立在钟形曲线的基础上,对普通投资者形成了极大的误导。

第三,我们该如何应对黑天鹅事件?首先要承认我们无法预测黑天鹅事件,只能想办法去增强自身的抗打击能力,同时争取从中获利。为此,必须保证充分的现金冗余,采用杠铃式投资策略,在保证大部分资金安全的同时,用少量资金去赌黑天鹅事件的发生。

事实上,在《黑天鹅》之后,塔勒布又专门写了一本名叫《反脆弱》的书,更加系统地探讨为了应对黑天鹅事件,我们要如何构建自己的反脆弱体系,才能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中不断成长、日益强大。《反脆弱》在每天听本书栏目也有,你可以把这两本书结合起来听,会更有收获。

版权声明
本文为[读书笔记]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reading.geek-docs.com/economic/the-black-swan-dedao.html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