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黑天鹅》高斯模型和正态分布

《黑天鹅》高斯模型和正态分布

2022-02-16 16:59:02 读书笔记

黑天鹅,高斯模型和正态分布。昨天我们说到了互联网长尾效应的出现,减少了世界的不公平,或者说对于大人物变得极端不公平了,对于全球化也是如此,极端斯坦战争降临,小概率的冲突,已经变成了对于全人类的威胁。黑天鹅读后感黑天鹅读书笔记 总结如下。

  1. 《黑天鹅》突如其来的股灾!犹如死神降临
  2. 《黑天鹅》极端斯坦和平均斯坦
  3. 《黑天鹅》叙述谬误欺骗了你
  4. 《黑天鹅》被忽视掉的沉默的证据
  5. 《黑天鹅》为什么赌博一开始的运气会很好?
  6. 《黑天鹅》金融属于极端斯坦!所以别太把预测当回事
  7. 《黑天鹅》计划赶不上变化!预测也要时刻调整
  8. 《黑天鹅》把握黑天鹅机会!才能实现跳跃发展
  9. 《黑天鹅》高斯模型和正态分布

黑天鹅

今天我们继续来讲这本书,黑天鹅,昨天我们说到了互联网长尾效应的出现,减少了世界的不公平,或者说对于大人物变得极端不公平了,对于全球化也是如此,极端斯坦战争降临,小概率的冲突,已经变成了对于全人类的威胁。全球化降低了波动性,并制造了稳定的假象,换句话说,由于全球政治经济军事都彼此相连,所以创造了毁灭性的黑天鹅,不出事则已,出事就是大事。之前的金融危机可能都是局部的,之后的金融危机将更加具有全球性。给我们的打击也会更大。

在极端斯坦的世界里,你必须接受一点,那就是赢家通吃,甚至有人计算,成功者的寿命要比失败者多活5年以上,所以这就相当于,因为社会等级悬殊,造成了剥夺别人寿命的情况,这种情况已经愈演愈烈,似乎根本没有办法解决,你只能去适应他。尽量让自己摆脱失败者的位置。

我们一般用身高代表平均斯坦,男女加在一起算,平均身高1米67,而1米77的人大概占6分之一,187的大高个占44分之一,197的只有740分之一,2米07的篮球运动员,是32000分之一,2米17的篮球运动员中的大个子,是350万分之一,2米27,比姚明还高的人,是10亿分之一。也就是说全世界可能也就5-6个人。高过2米37的,就基本见不到了,概率大约是7800亿分之一,不过世界上真的出现过一个人身高2米72,这是世界纪录。不过这人却得了巨人症,32岁就去世了。

但是财富的分布,要比身高极端的多,所以他是典型的极端斯坦,不同的统计会得出不一样的结果,但无疑高收入群体都不在少数,有数据显示,全球1%的人掌握了全球80%的财富,如果在平均斯坦思考,假如问你2个人身高之和等于4米,你认为那种可能性最大,显然是2个两米的人最有可能,而一个1米5,另一个2米5,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刚才也说了2米3以上就基本找不到了,所以2个2米的人可能性最大,到了2米1可能性就会几百倍的下降。但如果告诉你两人年收入加起来100万美元,那么这个可能就包罗万象了,你必须去用极端斯坦考虑问题了,很可能是一个人95万,另一个人只有5万。以前我们讲8-2法则,20%的人做了80%的工作,但现在已经成了501法则,也就是1%的人在干50%的工作,掌握80%的财富。反过来,那99%的人完成剩下的一半的工作,只能去分20%的财富。所以在平均斯坦里,你只要有足够多的样本率,统计,分析,和预测是有意义的,但在极端斯坦里,这些就全无意义了。因为他充满了随机性。

注意,在我们的认知里经常会出现应该是,而不是确定是,比如应该不会出现比二战死亡人数更多的战争,但这个其实并不确定,尽管概率极低。在我们的世界中,其实不只有白天鹅和黑天鹅,还有很多灰天鹅,比如美国1987年股灾,其实就是一只灰天鹅,灰天鹅就是可以用模型化分析出来的极端事件,而黑天鹅则代表未知的未知。

作者也是个专业投资人,他表示过去50年,金融市场最极端的10天,代表了一半的收益。如果你错过了这十天,那么必定损失惨重。他在1987年股灾的时候,就做出过分析,如果按照高斯模型,也就是一种正态分布曲线,就像倒过来的U字,他大量的数值都集中于中部,而两边则概率极低,越是向两边延展,可能性就越少。如果按照这个模型,那么1987年的崩盘,就是标准差的20多倍,甚至要等上宇宙寿命的几十倍时间,才会发生一次,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近似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他确实发生了。所以他借此攻击那些喜欢用这种模型推到可能性的经济学家,比如马科维茨还有威廉夏普。这都是诺奖经济学家,但作者认为他们都是骗子。

那么基于他们两人理论上建立的,现代投资组合理论,自然也被作者攻击,说这东西没什么用,只不过是一种洗脑。投资组合理论认为,能够找到资产间的价格关系,还有风险系数,并通过相互组合,消除风险。但作者认为,根本做不到,你认为中等风险的东西,由于忽略了黑天鹅的影响,反而可能更危险。

比如斯科尔斯和默顿,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家,就用这套理论创造了一个赚钱方法,而他们供职的一家投机公司就叫做长期资本,他们在模型中排除了大标准差,偏离的可能。但在实践中俄罗斯金融危机爆发,让结果跳出了他们的模型,导致整个金融系统被拖下水。影响太大了。但这次惨痛的教训之后,并没有让人们痛定思痛,商学院里依然在教授投资组合理论。作者说运用这套理论的人就像是疯子,也就是他们试图从错误的前提去进行正确的推理。

作者崇尚的是怀疑理论,就像我们之前讲的那个肥托尼一样,他先怀疑你的假设是否存在,然后再从实际出发,去理解现实问题,而不像约翰博士那样,盲目的相信一套假设,然后根据这个错误的假设去得出看起来正确的结论。别说连续99次抛出正面,就是你连续抛40次硬币正面,恐怕这一辈子一直抛一直抛,估计都做不到一次。而作者提出的避免黑天鹅的方式其实也非常简单,那就是避免从众,但在避免上当之外,这种态度受制于一种行为方式,而不是思维方式,要看你如何将知识转化为行动,并找出哪些知识是有价值的。

作者说,他自己是这么应对黑天鹅伤害的。他不怎么在意小的失败,但是会在意大的终极的失败,相比于投机,他更加担心所谓安全的蓝筹股。这些安全的蓝筹,反而看不见风险。而后者虽然波动比较大,但是你时刻堤防,并不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失败。

另外,他不会去担心广为人知的风险,就比如1987年股灾,大家都说天塌下来了,他却能安睡到天亮,不是因为他用了苏菲,而是他知道,既然大家都意识到的风险,就绝对不会是真正的风险。他更担心那些险恶的隐藏风险。就比如说他并不担心恐怖主义,而是担心糖尿病。大家都觉得不是事的事情,最容易发生不可挽回的损失。但是他也不是所有事都担心,他担心的是那些有计可施事情,那些你什么也做不了的事情,担心也没用,比如天会不会塌,这种话题显然没有意义。

这时候就有一个逆向思维,当作者遭遇正面黑天鹅影响的时候,会选择非常的冒险,也就是说机会来了,他会孤注一掷。用很小的代价博取最大的利益。当遭受负面黑天鹅的时候,则会非常保守,估计说的就是当大家举着党章冲进股市的时候,他肯定会被吓出来。

作者有一个重要的思想,错过的列车就不要在追赶,既然已经错过了,你追赶他会感到很痛苦,而在追赶的过程中,你还很容易因为慌乱而出现各种错误。

这就是本书的全部内容了,作者前面讲的比较消极,有些东西老齐也不是很认同,就比如不让我们去预测,这个事恐怕是做不到的,预测本身就是人性,每个人都喜欢提前预知后事,即使刻意阻止,他也会潜意识里形成一个认识,我们只能说,不要把我们的预测,当成投资的依据,因为这个概率其实并不高。你猜准了一次,但不可能次次都准。而一旦猜错了,可能会遭遇巨大的损失,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预测必须跟系统合在一起使用,而这个系统也必须考虑到负面黑天鹅的袭击。

不过最后作者说的这个思想到很有启发,也是本书最有价值的地方。当所有人都担心的时候,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担心。而当所有人都不担心的时候,这恰恰是最危险的时候。那么现在大家都在担心什么呢?股市,贸易战,经济下滑?这一定成不了黑天鹅,反过来不担心的楼市,固定收益P2P,看似没风险的东西,最后一定是风险最大的。我们应该尽量让正面的黑天鹅影响我们,而规避负面的黑天鹅。作者还给出了一个哑铃型资产配置,85%只买国债和银行储蓄,剩下的15%去做极高风险的期货和期权,通过高杠杆博取投机收益。即使都赔了你也承担的起,但是一旦让你赶上了单边行情,可能会大赚好几倍。这种高杠杆方向投机操作,我们回头有机会在讲,他做多做空都能赚钱,怕的就是震荡市,但如果小比例参与,也许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当然这个还是留在以后在讲。

版权声明
本文为[读书笔记]所创,转载请带上原文链接,感谢
https://reading.geek-docs.com/economic/the-black-swan-laoqi-9.html